美塔签了和平协议,但人们嗅到的并不是和平气

发布时间:2020-03-06 16:20   来源:

观察者网:稍早前,有消息称美国和塔利班商定将于2月底正式签订和平协议,最终这一约定在2月29日兑现。就双方而言,各自对此次协议的期望和目标是什么?

潘光:这次美国和塔利班决定签署协议,确实是比较真心实意了,当然双方也是各取所需。对特朗普来说,最主要的就是选举考量,因为他在2016年的竞选中承诺把美国士兵都带回来,而美国士兵的主要驻扎地就是中东,其中包括阿富汗。阿富汗战争是美国历史上打的时间最长的战争,从2001年“911”事件开始到现在已经19年了。而且特朗普信奉“美国优先”,打了这么久的仗都是我们在掏钱,虽然后来有北约军队过去,但还是希望美国能从海外撤回部分力量。

阿富汗战争跟伊拉克战争不一样,联合国基本上是同意这场战争的,因为“911”事件以后,基地组织的几个头目基本都在阿富汗,所以美国出兵有一定道理,只是没想到一打就打了19年,当时小布什开战时大概也没想到。所以,一方面是特朗普急于把军队撤回来或者至少撤回一部分,从而为今年的选举加分,另一方面塔利班目前也面临难题,最近其占领的地盘在逐渐缩小,伤亡也在增加,经费筹集越来越难;因为塔利班的经费来源主要靠贩毒,但贩毒受到各方谴责,所以变得很困难。

塔利班的目的是,通过签署和平协议取得一定合法性,逐步将美国挤出去。其实,塔利班也知道不可能通过协议让美国人全部离开,但至少签署协议后,美军能先撤一部分。根据美方的说法,签署后,美军先撤出5400人,大概8000余人留在阿富汗,再逐步撤离。

美国特别代表Zalmay Khalilzad和塔利班联合创始人Mullah Abdul Ghani Baradar在卡塔尔多哈签署和平协议 图自EPA

观察者网:那么问题是,这份协议的实施前景如何?如果无法达到预期目标,最后是否就会成为一纸空文?

潘光:其实签署协议本身就有争议,美国内部有争议,塔利班内部也一直有争议,即主战派和主和派。但这次比较有意思的是,塔利班内部的主战派头目哈卡尼的态度,他也被认为是塔利班二把手;近期,哈卡尼在《纽约时报》上发了一篇文章,主张双方要和谈,当然这应该是掏了钱的。可见,双方内部在和谈这个问题上有了一定共识。

中国和美国就阿富汗问题多次举行二轨或一点五轨会谈,后来又扩大为多边会谈,我是参加者。当时有一个问题是,要不要将塔利班列为恐怖组织,但最后中美都没有将塔利班列为恐怖组织,其他像“基地组织”、“伊斯兰国”、东突等等,都在中美各自的恐怖组织名单中。主要日本一在线中文字幕的一个理由是,塔利班只在阿富汗境内发动攻击,没在阿富汗以外开展活动,这和“基地组织”不一样,后者在美国、欧洲都有活动。所以,塔利班可以被看作是阿富汗国内的一支反政府武装力量。但是,中美都认为塔利班内部的哈卡尼网络是比较激进的,美国是把哈卡尼网络列为恐怖组织的。

总体的判断是,签署协议确实是向前迈进一大步,但协议签署并非意味着一步到位,未来很可能还会谈谈打打。现在阿富汗政府拒绝释放塔利班俘虏,塔利班就声称要恢复对政府军的攻击。

观察者网:现在美国和塔利班同意协议签署后将开启国内和平进程,但问题是阿富汗国内各类矛盾错综复杂,各党各派能否坐到一起谈判?谈判的焦点是什么?

潘光:原本计划是,双方签署协议之后,于3月中开启国内和平进程。此前,塔利班一直不愿意跟阿富汗政府谈判的,他们过去也不愿意跟美国谈,后来通过各方努力,包括中国在内,最后总算同意在多哈谈判。因为塔利班在多哈有一个办事处,美国、中国也都在卡塔尔设有大使馆,再加上卡塔尔也居中斡旋。如开启国内和平进程,那塔利班就得与喀布尔政府谈。

但是阿富汗国内和平进程要比美塔签署和平协议复杂得多了,就不是这两家的事了,国内各党各派能否参与进去,问题就很大。目前喀布尔政权实际只能控制首都及其周边几块很小的地方,全国还是军阀割据状况,主流当然就是逊尼派,其中极端正统派实力强,属瓦哈比派,跟沙特、卡塔尔一样,当然也有什叶派。

另外阿富汗还有多个民族,最主要的两大民族是普什图人和塔吉克人,普什图人主要在南部,跟巴基斯坦基本上是跨界的,塔吉克人在北部,和塔吉克斯坦是同一个民族。所以,阿富汗的选举往往分裂成两派,现在这次总统选举,当选的加尼是普什图人,另一位阿卜杜拉则是是塔吉克人。我和阿卜杜拉很熟,他的父母,一方是塔吉克人,一方是普什图人。所以,要真正开启阿富汗国内和平进程,需要摆平两大民族,还要摆平逊尼派和什叶派两大教派,另外各党各派势力也要能搞定,难度是非常大的。

而且,塔利班目前表示,不跟阿富汗政府官员谈判,无论是选上总统的还是其他官员,都只能以个人身份参加会谈,这就是一个焦点。能不能坐下来谈判,首先要解决这个问题,谈判代表是代表阿富汗政府还是代表个人?塔利班是派一个代表团参加还是各派有人参加,比如哈卡尼这派的,算不算你的人?

接下来,最重要的核心问题就是政体。过去我们在二轨会谈时,美国人就反复要求中国一定要支持选举,但问题是,我们支持选举没问题,选完以后怎么办?塔利班不支持选举,也不承认选举结果。关键问题就是政体,阿富汗大多数人认为,未来的阿富汗应该是共和国,现在国名就是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但塔利班一度主张政体应该是酋长国,就像阿联酋那样的政体形式,酋长国不需要选举,也就是君主制。

那次二轨会谈扩大会议中,塔利班也派人参加,这个人是前塔利班驻巴基斯坦大使,当时他声明自己跟塔利班已经没关系,时任阿富汗基金会主席,但我估计这个基金会背后就是塔利班。他提出,塔利班执政时犯下的错误,我们会改正,政体问题也可以讨论。实际上,他这句话的意思是政体不一定要回到当年执政时的体制,但也没说同意共和制。

但是,我预计阿富汗要实行君主制的可能性不大,阿富汗以前是有国王的,曾经的查希尔国王和中国关系很不错,但最后就是被阿富汗人自己推翻的,苏联在背后支持,再想把国王请回来是不大可能的,况且现在就是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那么,现在塔利班似乎也作出了一些退让,表示可以考虑。

另外就是对待妇女的态度问题。在双轨会谈中,有几位阿富汗女代表非常激动,声称不能让塔利班回来。塔利班的代表也在会上表态,针对妇女问题我们犯了错误,以后会改进。目前沙特等国在妇女问题上都有改进,比如妇女可以开车了,塔利班在这个问题上应该也会有所改变。

除此之外,还包括对伊斯兰教法的态度,其他不同宗教、不同民族的平等问题,外交政策等等。要想真正启动民族和解进程,还涉及到很多复杂问题,要反复磨合,不是一下子就能达成协议的。

事实上,塔利班一直恨美国,因为美国是占领军,但塔利班跟中国关系比较好,认为中国从来没有侵略过我们的国家。所以中国在会谈中起到了桥梁作用,在美国、阿富汗政府、塔利班之间斡旋调解,巴基斯坦也发挥了建设性作用。我们曾经把塔利班代表请到乌鲁木齐,也去过北京,我曾问过塔利班代表,你现在进中国有问题吗?他说,没问题,每次中国政府都会给我签证。

观察者网:确实,您前面提到几大核心问题,最近阿富汗总统选举刚结束,按照票数来讲,现任总统加尼成功连任,原本这几天就会宣布上任,但另一方阿卜杜拉不承认选举结果,塔利班方面也不承认选举,最后美国出面让加尼暂缓就任,这大概也为本次签署和平协议排除了一些障碍。

潘光:塔利班本身就是反对选举的,阿卜杜拉质疑选举舞弊,所以美国也只好先让几方都缓一缓。中国跟加尼关系很好,跟阿卜杜拉关系也不错,所以在选举问题上基本无法表态,何况对他们国内的选票统计也不清楚。

观察者网:此次协议中的一条是,美国同意在签订后逐步撤军。其实,北约在阿富汗的军队也所剩无几,等他们都撤出后,谁来填补空白?塔利班是否会卷土重来,而阿富汗政府军能否单独抵抗塔利班?

潘光:这是本次和平协议签署中最有意思的问题。

早在十年前,2009年,时任英国首相的布朗正式邀请中国和印度派兵到阿富汗,当时北约和美国军队伤亡很严重,法国、意大利等欧洲国家都要撤兵,美国国内也是怨声载道,最后就让布朗出面邀请中国和印度派兵。

中印的答复都是,我们除了向联合国维和部队派兵之外,不可能直接派兵到阿富汗,再者我们也不是北约成员国。但他们回复说,澳大利亚、新西兰也不是北约成员国,也都派了兵。实际上澳新都是五眼联盟成员,与美英等国有联盟关系,与中印不一样。

还有些国家派兵主要是因为当时联合国原则上同意阿富汗战争,认为这是“911”事件之后的反恐行动,中国也没有表示反对;这跟两年后的伊拉克战争不一样,伊拉克战争大家都是反对的。

有了2009年布朗这一事件之后,大家就默认,如果联合国维和部队进驻,中国是可以派兵参加的。但随着形势一步步变化,我们后来在和美方进行二轨会谈时,虽然他们没有主动提出,但有几位中国学者提出,美国要考虑如果你们撤出阿富汗以后,谁去最合适;美国代表没有回答。当然,我们也不代表中国政府,但有几位中国学者表示,是不是可以让联合国进来,因为联合国已经在阿富汗成立了一个反毒品办公室,但反毒一直不成功,阿富汗农民也不会种别的,只会种毒品。

我们也曾提出过,你们要教会农民种别的东西;他们就说,那中国能不能派点人过来帮助阿富汗农民。但问题是,中国派人过去后没有安全感,万一塔利班发动攻击一下子把人都干掉了怎么办。所以,当时就是这样的形势:联合国在阿富汗反毒多年,始终不成功,我们就提出联合国维和部队能否进去。当然话说回来,美国现在也没完全撤出。

另外,上合组织能否发挥一些作用。阿富汗是上合组织观察员国,上合组织还有一个上合—阿富汗联络办公室,设在北京。上合组织一直关心阿富汗的和平进程,但因为不是一个军事联盟,所以不可能派兵或派警察过去,如果将来美国完全撤出以后,谁来填补这个真空?我们问的问题是很尖锐的。去年9月,在上合基地召开中亚上合研讨会,请来了阿富汗前副外长贾韦德·卢迪,过去也参加过二轨会谈。那天在讨论到这个问题时,他就很激动地说,阿富汗不需要更多的外国士兵,我们需要更多的钱。

当时我心里在想,即便给了你们很多钱,到时你们恐怕连命都保不住。这是有先例的,1989年苏联从阿富汗撤走,1996年塔利班就占领喀布尔和大半个阿富汗,推翻阿富汗政府,塔吉克人退到阿富汗北部,整个国家形成南北分裂格局。时任阿富汗总统的纳吉布拉,是苏联扶植起来的,联合国把他保护起来,但塔利班根本不理这些东西,把他抓起来处死,尸体在柱子上吊了很长时间。难道1996年的悲剧你们都忘了?如果美国人走了,你们顶得住吗?我认为现阶段是很难的,因为塔利班在阿富汗是有占总人口一半左右的穷苦大众支持的,而外界认为喀布尔政府都是靠美国人支持的。当然,这个也不能太绝对,阿富汗政府也没有那么没用。

我是历史学出身,我们常说“阿富汗是帝国的坟墓”,当年英国、苏联先后在阿富汗惨败,现在美国又陷进去出不来,谁还愿意再去?大家开玩笑说,美国人走了,谁去谁举手,没有人举手。俄罗斯不会再去,中国也不可能去,周围的印度、巴基斯坦等国,哪个国家愿意去?所以,联合国进去,可能是个好办法,但这个结果还是需要大家掏钱出人。

1989年通过阿富汗-乌兹别克友谊桥撤离阿富汗的最后一批苏联军队

观察者网:确实,前两天巴基斯坦外长库雷希公开表示,美国和塔利班签署和平协议,相当于把球摆在阿富汗各方的博弈场上,可能是动摇该地区稳定的一个起点。

潘光:没错,巴基斯坦是阿富汗邻国,对未来局势特别担心。其实我们和阿富汗也是邻国,但是只有92公里,在中国境内位于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但从这里再过去是一条很狭窄的走廊,叫瓦罕走廊,位于海拔5千米的地方,一般来说没人过得去、也没人过得来。

总的来说,目前的棘手问题就是,谁来填补这个真空?对邻国、乃至全世界而言,都是头疼的事。

观察者网:此次美塔双方都同意阿富汗不应再成为恐怖组织的藏身之处和活动基地,但“基地”、“伊斯兰国”、东突等极端恐怖组织在阿富汗盘根错节,这一个条件能否达成?

潘光:这次美国和阿富汗达成协议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美国答应部分撤军,塔利班答应停火,并将恐怖组织赶出阿富汗,双方同意阿富汗不再成为恐怖组织的大本营。当年美国打塔利班就是因为“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在阿富汗。

这次美国要求塔利班必须处理这个问题,塔利班也满口答应,但我觉得有难度,现在很多恐怖组织在阿富汗境内都有地盘,像“基地组织”是已经根深蒂固了,还有后来者“伊斯兰国”在阿富汗也有好几千人,而且与塔利班还打起来,因为塔利班又认为“伊斯兰国”要抢自己地盘。

还有我们最关注的“东突”分子,最多的时候有好几千人,不过后来很多人都跑去了叙利亚,但据说现在阿富汗还有几百人,阿富汗政府也曾信誓旦旦说一定把他们赶走。

此外,还有一个很大的组织是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乌兹别克斯坦政府对他们非常痛恨,他们在乌兹别克斯坦呆不住就跑到阿富汗,在阿富汗北部建了基地,因为阿富汗北部除了塔吉克人还有乌兹别克人。

上述这些都是已经上了名单的,还有很多没上名单的,包括一些团伙专门从事贩毒、贩卖武器、非法移民等等,形形色色的跨国犯罪都在这里窝藏。要让他们彻底离开,难度非常大,况且说实话,他们跟塔利班之间都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塔利班现在答应是答应了,但能不能做到还是问题。美国人当然也是有能耐的,天上的卫星、无人机都可以监督观察,如果搞小动作,估计美国人也不会放过,何况美国军队也不是一次性撤走,这次撤走第一批后,还留有八千多人。

观察者网:美国和塔利班签署和平协议,阿富汗推进和平进程,对周边国家、特别是中国会有什么影响?近年来,中国在这块地区的参与度似乎也在逐渐提升,尤其是“一带一路”的提出,中国未来有望参与阿富汗战后重建吗?如何在该地区更好地推动“一带一路”?

潘光:我从2013年开始就参加中美对话,最初只有中美两国,称“1.5轨会谈”,后来又改成“二轨”,吸收了很多方面的人,比如巴基斯坦、阿富汗、欧盟、俄罗斯等等。会谈过程中,很有意思的是,他们都希望中国发挥作用,美国人对此也认同。而且这一点,也从前总统奥巴马那里得到证实,他曾对中国领导人表示,我们最终是要走的,你们要做好准备,因为你们是邻居。中国领导人也表示,我们一定做好准备。

目前中国的参与主要就是经济参与。就“一带一路”项目来说,中国跟巴基斯坦之间有“中巴经济走廊”,但其实我们早在阿富汗拿了好几个大项目,也可以算在“一带一路”中。其中一个是北部的阿姆河大油田,另一个是位于喀布尔附近的艾娜克铜矿,这是世界第二大铜矿。但到目前为止,这两个大项目都无法顺利进行,因为没有足够的安全保障。

中资企业用围栏圈起的区域本应是主要开采区。图片来源Franz J Marty

美国《华尔街日报》曾经刊过一篇文章很有意思,文章称在阿富汗的小村庄里面,一群中国劳工正在修一条美国大兵急需的公路,而保护中国劳工就是美国大兵,意思就是中国人在干活、美国人在保护。但同时还有另一篇文章则是,当美国士兵在战斗时,中国人却在赚钱。所以,美国国内对这个问题也有不同看法,但总体认为在阿富汗问题上中国是要帮忙的。去年,美国副总统彭斯做了一个极其反华的报告,里面大骂中国,但报告里面有一句话是,我们还是要跟中国合作,特别在阿富汗和中东。

中美在阿富汗的合作主要在一些后勤、培训方面。当年,美国人曾提出通过中国向阿富汗运送后勤物资,可以省很多钱,因为从美国运过去的食品,像可口可乐之类的,中国都有、品质也好,足够美国大兵供给了为什么不直接从中国运输。但问题是怎么运?因为当时从巴基斯坦过去的这条路线是被塔利班轰炸的,所以就想从中阿边境过去,但中阿边境5000米海拔的高原山地,根本不可能修一条公路或铁路,后来又提出从中国走海运到巴基斯坦,但这样还得通过巴基斯坦。最后商量了半天,我们国内还是拒绝了这个提议。

再后来,中美合作主要是培训,中国办过一个非常成功的项目,专门培训阿富汗和伊拉克军人如何扫雷,这个扫雷班办得很成功。美国人对此非常支持,甚至问中国能不能再多办一些。后来我也听说有第二期、第三期。

另外,中美双方还商量是否可以联合培训阿富汗警察。阿富汗警察7万多人,90%是文盲,贪污现象非常严重,没什么原则,比如警察在路上把你车拦住,你给他10块美金,他就放你走了。所以美国人提出,中美能否在这方面合作培训,包括警察、外交官等,培训班办在中国。所以,中美合作主要是在培训,反恐等方面。

目前来讲,中国所起的作用主要就是这些。但就长远来说,双方比较一致的意见是,美国的军事存在和中国的经济投入,缺一不可。阿富汗将来要经济发展、战后重建,必须要有中国的支持,美国在阿富汗基本没有投资任何项目,只是投入武器士兵。对阿富汗人而言,美国带来的就是武器炸弹,中国带来是铁路公路。但最大的难题是,中国企业现在阿富汗没法干活,因为有塔利班。这次美国和塔利班签署和平协议,开始推动和平进程,中美未来在阿富汗的合作或许可以考虑,美国逐步撤军,中国企业的投资项目则逐步启动。其实美国人是非常明白这一点的。

事实上,此前我们和塔利班也谈过这个问题,我们把中巴经济走廊延长,再修一条铁路到阿富汗坎大哈是否可以?塔利班代表说,如果你们能从巴基斯坦修铁路过来,我们当然欢迎。我们问,你们不会炸掉吗?他说,我们会保护。坎大哈是塔利班的基地,是普什图人的集中地,过去有阿富汗人告诉我,你们不要以为普什图人、塔利班只会打仗,其实他们做生意厉害得很,塔利班除了贩毒之外,背后是12个普什图大家族在支持。

那天,我们对阿富汗人说,塔利班是你们的兄弟,最终你们一定是要共同推动和解的,和平进程如果不能将塔利班包括进去,也就相当于把阿富汗的一大部分人排除出去了,怎么可能有和平呢?要让塔利班参加和平进程。现场很多人点头,阿富汗代表则是默默不作声。我们的建议就是,让上合组织参与,让中国的“一带一路”进去。中国要在经济上发挥作用应该问题不大,但在安全上应该比较困难,可能还是需要联合国维和部队进去。

最后一点是,此前外媒曾传言,中国已经在阿富汗建基地了,但其实根本不是军事基地,就是中国、阿富汗、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在阿富汗和塔吉克斯坦交界的巴达赫尚省成立了四国联合边境巡逻,主要为了对付恐怖分子。联合巡逻办公室设在边境上,就在原来塔吉克斯坦的一个军事基地里面,在那里确实可能会有中国军人,但这不是在阿富汗建立军事基地。

上一篇:俄专家解读美军计划用无人机取代F-16意图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