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禁野令”下,金蝉、蝎子等特种养殖何

发布时间:2020-04-27 02:02   来源:

   齐鲁网·闪电新闻4月23日讯 天气越来越热,胡延和也越来越焦虑。     胡延和今年40岁,外号“胡大虫子”,之所以叫这么个名字,因为他从事的行当——养金蝉。     金蝉就是蝉的幼虫,在不同的地区它还有“知了猴”“知了龟”“节老龟”等不同的名字。在有些敏感的人眼里,这东西避之不及,但是对更多的人来说,这是夏日里的一道美食。     胡延和从2005年开始,就在山东阳信开了一家金蝉养殖合作社,到现在也算小有名气,不仅有公司,专门承包土地养金蝉,还有上千户养殖户和他合作。     但是今年2月24号,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也就是俗称的“禁野令”,人工繁育野生动物的养殖行业暂停交易。这让很多与胡延和合作的养殖户举棋不定,他们最担心,养金蝉这事以后到底能不能干了?     胡延和说,一旦被禁止,很多养殖户的前期投入可就打了水漂了。“成本投入已经投进去了,甚至有人专门流转了土地,又栽树,可能对年龄大的人是孤注一掷,打掉的话对他们的损失可想而知了。”     金蝉养殖不仅事关一些人的生计,甚至关系到一些地方的产业。在山东梁山的大路口乡,2018年,省派乡村振兴服务队来到这里,为了发展当地经济,在西张博及附近的几个村子开展了金蝉养殖产业,如今也因为政策的不确定性暂时停止了后续的生产计划。     金蝉养殖如此,蝎子养殖面临着同样的窘境。     方程是山东兖州的蝎子养殖户,从2008年开始,她的养殖规模从30多平方米,扩大到40亩。同时还带动了周边600多养殖户从事蝎子养殖,去年方程还入围了第十一届“全国农村青年致富带头人”。     近几年来,随着国家加大对中药产业的政策支持,蝎子的用量也在逐年加大。方程和她的养殖户们养殖的蝎子大多都是被药厂直接上门收购,因此效益一直很好。     但是方程也承认,目前市场上销售的蝎子还是以野生全蝎为主,因为人工养殖蝎子的成本要比抓捕野生蝎子高,所以造成了人们肆意抓捕,这也让方程和她的养殖户们担心,受到牵连。“担心会不会出现一刀切的情况,万一真的不让养了,这个影响还是挺大的”方程最担心的就是这种情况。     其实无论金蝉还是蝎子,都属于特种养殖,但是因为特种养殖行业大多起步晚,只有二三十年的时间,无论是养殖技术,还是检疫、监管都缺乏明确的标准,同时特种养殖地域性比较突出,全国各地都有自己的特色养殖,这也造成了没有明确的主管部门,比如过去检疫由畜牧部门管理,人工繁育许可证由林业部门发放。同时也存在着洗白的问题,就是利用取得的人工繁育许可证,名义养殖某种野生动物,但因为技术原因,无法实现人工养殖,就转而从野外抓捕野生动物,从事运输、交易和食用,但因为有证件,造成了国家执法困难。种种乱象之下,特种养殖行业里面就呈现鱼龙混杂的现象。     山东农业大学教授刘玉升认为,刘玉升教授认为,在人类的农耕史上,不断地驯化大型脊椎动物,形成了如今的畜牧业,因此和家养动物相对应的野生动物,一般也都是指野外的脊椎动物,而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昆虫等节肢动物处于一个模糊地带。农业的本质就是开发利用农业生物资源的基础产业部门,过去因为条件限制,仅仅局限于大型脊椎动物,现在我们不能局限于脊椎动物了。     4月8号,农业农村部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公布了关于《国家畜禽遗传资源目录》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目录》涵盖了传统畜禽18种和特种畜禽13种,也有人把这个《目录》称作“可食用陆生动物名单”。简单理解就是,进了这个目录的畜禽是可以食用的,没有进入这个目录的就不宜去食用,而金蝉和蝎子都不在这个目录里边。但因为这个目录暂时还是只是征求意见,最终结果还要等待进一步的消息。《调查》记者向山东省自然资源厅咨询,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他们已经向国家农业农村部反映,要求把金蝉、蝎子等可以实现人工养殖的昆虫列入目录,但是最终的结果还要等农业农村部来决定。  

上一篇:侵犯知名白酒商标权利 北京两公司共被罚76万余
下一篇:没有了